您所在的位置:曹妃甸热线 > 文化频道 > 家乡文史

河豚宴四奇相聚

发布:2018-4-8 14:00:20  来源:曹妃甸报  浏览次  编辑:刘爱春
   晚清时,京东沿海一带,尤其是乐亭、滦南、曹妃甸这些地方,有一个话嗑儿,说“京东沿海有四奇:逸帝师、迟祭酒、崔八爷、腊头鱼”。您听听,这都哪跟哪呀,四奇排在一块儿,咋有人还有鱼呀?

  您别急,咱先说“逸帝师”。这位帝师,姓张名灿,曹妃甸张海庄子人。张灿精诗工画,人称诗书画印四绝。天子脚下,丹青妙手。壮年不意功名,辞归故里,以诗画为娱。张海庄子为他树牌立传,号称“帝师故里”。

  帝师,顾名思义,也就是皇帝的老师。嚯,这还了得!那是何等荣宠。闾间传说,这位张灿教过的皇帝正是光绪帝载湉。但那是载湉登基帝位以前,还在亲王府做小贝勒。大概是载湉三岁的时候,张灿负责教授他书画启蒙。同治帝驾崩,载湉入宫继位,身份突然转变,成了光绪皇帝。身份一变,老师跟着也变,变成了翁同龢和夏同善等人,一共五位。

  这就出了问题。张灿教过载湉不假,但并不在朝廷正式的帝师之列,没有编制。这也引得一些学者、考据迷查史阅志,引经据典,质疑不断。街头巷尾,祖辈口耳相传,振振有词,和这些呆子抗衡。那么张灿是不是帝师,算不算帝师?争执不下。两相折冲,这位张灿便得了一个“逸帝师”的雅号。

  迟祭酒,说的是乐亭人史梦兰。文采风流,著作等身,一辈子没有为官入仕。但说他声动朝野、名满天下,一点也不为过,就连慈禧都说他是“京东第一人”。

  光绪二十三(1897)年,史梦兰八十五岁的时候,学使徐澧奏请光绪皇帝加封他为国子监祭酒。可惜,还没等到御批下来,他老先生就先自驾鹤仙游了。国子监祭酒的封号,终于还是迟了一步,史梦兰也因此落下一个“迟祭酒”的美名。

  在这儿,还要多说一句,帝师张灿教授载湉,早了一时;史梦兰与祭酒却又晚了一步,全都令人惋惜。更有意思的是,这两位还有渊源:史梦兰正是张灿的老师,授业恩师;张灿恰是史梦兰的学生,得意门生。两人亦师亦友,传奇满京东,真是实至名归。

  接着咱再说说这位崔八爷。崔八爷,大号崔佑文,诨号“崔八厮”,家住乐亭庙上村,因排行第八,人称崔八爷。原是皇粮庄头,财势富贵京东首户。

  这就怪了,两位绝世才子,一个京东土豪,咋会并在“四奇”之列呢?

  原来这崔八爷性情怪异,举止乖张,做起事来时而圆滑老道,时而又像一个三岁小孩儿,单纯稚拙,常常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,全没有一个老爷的正形儿。不过,崔八爷轻财重义,乐善好施,京东一带名声不错。

  据说,这位崔八爷有一个习惯,不管五冬立夏,刮风下雪,他都要在夜间来一个冷水浴。院里大口井中汲水,浴盆中一坐,临头浇下,每天如此,从不间歇。家中仆人见过的不少,人多口杂,越传越怪,越传越奇,后来民间竟有传说,冷水浇头的一瞬,崔八爷脖子伸得老长,备不住他根本就不是人,是XX精转世,难怪有这么一身富贵。可见崔八爷是富豪,但却不是土豪。

  富而不土,还表现在崔八爷一生不近女色。一个财主,却十分钟情文艺犬马、戏曲书鼓,府中养着戏曲、大鼓、皮影各种班子。乐亭大鼓、评剧,都是在他府上由微渐著,最早发展起来的。就连评剧始祖成兆才、乐亭大鼓名宿温荣,当年都曾在他府上班子里学艺成长。如果没有这位崔八爷,都说不好会不会有后来的评剧,后来的成兆才。这么说来,崔八爷名列“京东四奇”倒也说得过去。

  但这腊头鱼咋又会跟前头三位放在一起,并称“四奇”呢?

  你可别小瞧这腊头鱼。腊头鱼是俗名,其实就是鼎鼎大名的河豚,天津、河北一带才叫它腊头。河豚是鱼中妙品,自古就说“拼死吃河豚”,又说“不食河豚焉知鱼味,食了河豚百鲜无味”,可见河豚已是万千美味之首。而京东沿海的腊头鱼,又是河豚中的河豚,美味中的极品。

  京东沿海的腊头鱼都产在海中,毒性大,味道也更妙。蚕沙口一带海域(如今曹妃甸区)地处滦河、青河、泝河、双龙河等九河下潲,近岸河口处滋生两处水草,方圆数十里,人称“腊头炕”。每年三月许,河豚从深海游到这海水淡水交融的地方,感觉这草这水比江河里还要美,都会在这儿流连一段时候。

  流连之际,卵已产下。其后鱼卵孵化,腊头炕上小腊头鱼密密麻麻,繁衍旺盛。好水好草,终于造就蚕沙口这片海域中极品河豚的兴旺。它的味道品质妙绝天下,傲视群豚,天下名流多有渴慕。

  蚕沙口腊头鱼有近百种,无论哪一种,却又都妙在极致美味的同时,几乎全身都有剧毒,处置不当就会须臾丧命。而且这腊头毒,犹如百变妖姬,飘忽不定,扑朔迷离。各个品种之间,毒素大小有别,同一条鱼各个部位的毒,又各自有异。一起吃的腊头,有人命赴黄泉,有人却又安然无事。

  味中极品,却又身负奇毒,让人又爱又怕。也是奇鱼。可见把它列为京东四奇之一,不无道理。

  要是这“四奇”,平时各自传奇也就罢了。偏有那么一次,四奇凑到一块儿,留下一桩趣谈。

  史梦兰、张灿、崔八爷,生在同代,三家相距不远,又都是当世名流,意趣相投,所以也就成了密友。这年三月,史梦兰、张灿接到崔八爷请柬,盛情邀请二人过府做客。两人知道这位崔八爷不是新收奇珍,就是刚获异宝,故起雅兴相邀品评,高高兴兴赶了过来。一下车忙不迭问:“得了什么好东西,还不拿出来看看?”

  崔八爷笑眯眯把史、张二人领到大院后身。

  这是崔府花园,假山奇石,柳柏松竹,十分雅静。崔八爷把二人领到一个大鱼缸前。这鱼缸是用燕山上的青石雕凿成的,宽宽大大,九条河豚在里头游动。

  崔八爷仍笑眯眯问:“这好东西,敢不敢吃?”崔八爷自幼娇生惯养,落小一个说话咬舌儿的毛病,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尤其好笑。

  史梦兰欢喜说:“老朽年近八十,虽在海边生长,可这河豚还真没吃过,真是遗憾。如今见了怎么不吃?”

  张灿说:“河豚有三不食。一是上有至亲不食,二是心有疑惧不食,三是胸有高志不食。如今我们都垂垂老矣,上无至亲,儿孙满室,就像飘逸的散仙,如何不吃?”

  崔八爷说:“在下对于这东西也有三不。一是不得妙材不为,二是不得其技不烹,三是不得其人不食。”

  原来这九条河豚,是蚕沙口鱼老大张玉树送过来的,正是河豚中的极品。崔八爷又特意从恭亲王府请来了一位御厨,加上史、张两位妙人,已是三者齐备。当下,崔八爷吩咐:大门关闭不见客,堂门关闭不见人,就在宴客堂中摆上了河豚宴。

  宴客堂檐下,用一根细绳悬挂空桶一个,檐上放一水箱,里头的水慢慢滴入空桶。崔八爷说,如果直到绳子断了,桶从堂檐坠落,他们三个还没有从宴客堂里出来,就叫家人“或有呕吐狼藉,或有衣冠失整,务须整理发丧,干净体面。而后三人一葬,墓碑上题‘三友冢’”。

  河豚上席,后厨便门也关了,三个人意趣陡增。

  史梦兰说:“吃河豚的人大致分成四种。以饥而食,是苦寒之人;以鱼而食,是俗俚之人;以鲜而食,是美食之人;以趣而食,才是知味之人。”

  张灿来了诗兴,吟起苏学士的诗:“甘美远胜西子乳,吴王当日未曾知。”

  崔八爷则讲了一个故事,调笑两人酸腐。说是有一个书生,吃河豚不幸中毒,死了,神游天宇。前头王母见召,说他有仙缘,假借豚毒要成神仙。王母正要封神之际,底下“哇啊哇啊”一阵哭声。原来是妻子见他身死,大放悲声。书生回头一看,妻子是看到了,可他也“啪嗒”一下,从天上掉了下来。元神附体,又活了。书生好不懊恼。崔八爷咬着个舌儿说,把史、张二人逗得前仰后合。

  不说宴客堂中三人品评河豚美味,且说家眷仆从,都远远聚在堂前等着。一等就等了接近一个半时辰,越来越心急,提心吊胆。突然“啪”地一声,宴客堂房檐下绳子崩断,悬着的水桶掉了下来。这回家眷仆从可承受不住了,“哇”一下哭闹起来。

  忽然堂门打开,崔、史、张三个走了出来。

  原来三人在里头品过河豚美味,意犹未尽,史梦兰便命张灿即兴画了一幅《河豚宴后图》。崔、史二人屏息围观,安安静静。画中杯盘罗列,虽然是宴后,各种菜肴依旧丰盛,只有河豚一点不剩,都是空盘空碗,唯有鱼骨桌上狼藉。画上又有恩师史梦兰题诗记述,十分精致。没想三个人都把宴前约定丢到九霄云外,忘了,害的人们又哭又叫,虚惊一场。

  美味尝过,真是一场欢喜盛宴。后来,因为这次河豚宴,人们还编了一个童谣四处传唱:逸帝师、迟祭酒,做客崔府吃腊头。成仙成鬼凭天意,意趣偏向味中求。

相关文章

赞助商推广链接
Copyright © 2003-2009 Fengrun.TV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