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缘

发布:2019/6/18 19:29:34  来源:曹妃甸报  浏览次  编辑:耿湘春

几乎每天早上,都会在房檐下两只燕子的呢喃声中醒来,两只燕子你高我低,你亲我柔,你欢我唱,声音清脆悦耳,恰似大珠小珠落玉盘,纵使扰了晨间清梦,也不觉得聒噪。

古诗曰:“燕子衔泥两度新。”初来时,两只燕子正在房檐下修补旧巢,你衔一口泥,我衔一口泥,有时你来我往,有时并肩飞翔,有时你飞我追,婉转清唱,打情骂俏般亲昵有趣,仿佛尘世间的一对小夫妻,在尘世间繁琐的烟火生活中幸福的忙碌着。

宋无名氏《失调名》中说:“燕子飞来寻旧巢。”这里是燕子的旧巢,是它们在北方的家,燕子是候鸟,却有固定的居所,我是习惯了四处迁徙的人,没有固定的家。

与燕子初识,我们彼此都还陌生,有时我从房檐下走过,两只燕子都会从巢中惊起,落在不远处的电线上,时不时的歪着头看看我。

住的时间长了,两只燕子大概熟悉了我的气息,当我从房檐下经过时,燕子不再从巢中飞起,而是探出小小的脑袋,用晶亮晶亮的眼睛看着我,我有时会调皮的冲它们一挥手说:“嗨!”它们却从未回我一个“啁或啾”!只是伸着小脑袋,好奇的望着我。

小时候,老人们经常对我们这些小孩子们说,不许捅燕窝,捅燕窝眼睛会瞎,不许打燕子吃燕子,打燕子吃燕子会丢魂儿。问老人们为什么,老人们说不为什么,他们小时候,比他们老的老人们经常这样告诫他们,所以当他们老的时候,便同样告诫小孩子们。我知道古时人们把燕子叫做玄鸟,当做神崇拜,或许是因此一代代传下来的不许打燕子吃燕子的规矩吧!

后来我从书上看到玄鸟生商的故事,《诗经·商颂·玄鸟》记载道: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,宅殷土芒芒。古帝命武汤,正域彼四方……

译成现代文便是:在远古的黄河之滨,中原的天空是那样的蔚蓝,阳光是那样的明媚,一只“玄鸟”(黑色的燕子)唱着歌儿从空中飞来,带给人们无穷无尽的遐想——它是天的使者,原始部落的人们一个个对它顶礼膜拜。一个叫简狄的女子,无意中吞服了“玄鸟”下的卵,怀孕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叫“契”。契,即是阏伯,就是传说中的商之始祖。再后来,“契”被封到“商”,此后繁衍不息,诞生了长达六百余年的商帝国。

而在殷墟出土了很多鸟形的纹饰和器物,玄鸟就是商族人崇拜的图腾。

屈原《楚辞·天问》中有:“简狄在台,喾何宜?玄鸟至贻,女何嘉?”。《楚辞·离骚》王逸注曰:“玄鸟,燕也。”说商人的祖先契是其母吞燕卵而生。

原来燕子有一个这么美好的传说,所以人们把燕子当成很有灵性的鸟,把燕子绕梁当做一件吉祥安康的事,在谁家房檐下筑巢,谁家便会有很好的风水。也真得很奇怪,一个屋檐下只有一个燕子窝,即使有两个,另一个也是空的,或许燕子和人一样,喜欢群处却又喜欢独居吧。

偌大的院子里,如果没有风,安静的几乎掉地上一根针我都能听见。偶尔两只燕子你侬我侬的呢喃,会打破这份寂静,让我的心生出一种莫名的欢喜,想起陆游的诗句:“闲听争巢燕子声……”

又想起纳兰性德的诗句:“无那尘缘容易绝,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流……”意思是说,人的尘缘太短暂,燕子却是不变的。

是啊,这个尘世间有太多的变化,让人身不由己,让人只能随波逐流,但是燕子,却春分来秋分去,每一次都准确无误的寻到自己旧时的家。

佛也曾说,世间一切相遇都是缘,我们的亲人和朋友,在前世早已相识相知,今生又以不同的方式相逢相遇,那么,我和这两只燕子的前世又有着怎样的缘?让我们共同栖息在一个屋檐下。


相关文章

赞助商推广链接
Copyright © 2003-2009 Cfd16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